相关搜索: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肾脏疾病 > 肾功能衰竭 > 慢性肾功能不全 > 验案举例 >
验案举例

病案一 邹云翔治疗急性肾功能衰竭 肺肾热结证

来源:未知 作者:njboda 时间:2014-11-12 14:46

病案一  邹云翔治疗急性肾功能衰竭   肺肾热结证
   
    王××,男,32岁,已婚,1958年10月12日初诊。
    患者于1958年10月6日起发热39℃,头痛,全身酸痛,食欲不振,白细胞正常,某医院急诊室予服复方阿斯匹灵,体温不退,上升至40℃,并有轻度咳嗽,呕吐一次及全身症状加重,于10月10日住入某医院。入院后予输液,肌注青霉素等。翌日晨,体温退至36.7℃,此间呕吐八次之多,每次量为150-200毫升,全为咖啡色,无小便,无尿意,膀胱不膨胀,注射部位及背部、腋下皮肤均出现出血点(十余年来,曾皮下出现紫斑和鼻出血多次)。血压不高,血非蛋白氮40mg%。10月12日上午八时导尿,得黄色尿液75ml,查得蛋白+++,有红细胞、白细胞及颗粒管型。血非蛋白氮108mg%,二氧化碳结合力40体积%,体温升至38.5℃。再次导尿仅得1.5ml。至此尿毒症现象已十分显著,乃请中医会诊。
    面赤,舌尖红,中灰,口渴,诊脉右部数大,左手较细,小溲涓滴不通。升降气机窒塞。急则治标,先予镇逆清热,和养肺胃之阴。
    白蒺藜9克  香青蒿12克  姜竹茹9克紫苏叶0.9克  
    姜川连0.9克   麦门冬12克黑玄参9克  橘红、络各9克
    制半夏6克  西洋参2.4克   海蛤粉9克   天花粉15克
    鲜芦根三尺(去节)  鲜藕五片(打)
    10月13日复诊:服上方一剂,导尿得95毫升,尿检仍有蛋白++++,红细胞++++。眼睑浮肿甚著,鼻唇沟为之消失,一度意识朦胧。
    肺主气,肾主水,肺气不宣,肾气衰竭,通调必失其常,患者平日劳累过甚,既伤其气,又损其肾,肺肾之气内戕,卒然无尿,不为无因。今因小溲不通,水毒凌心犯胃,呕逆不适,神识似有昏糊之象。体发红紫瘀点,湿毒自内达外之兆,舌质红绛,肺胃之阴亦耗,故欲止其吐,当先和胃,欲和其胃,必须降逆,待清升浊降,吐止尿通,方有生机,否则难许言治。方拟开泄肺气,清养胃阴,佐以芳香淡渗,俾上窍开,下窍或可启乎。
    西洋参12克  麦冬9克  甘草梢6克白桔梗3克  
    枇杷叶四片(包煎)冬瓜子、皮各31  
    石菖蒲3克(后下)    姜竹茹6克
    姜川连1.2克   车前子31克(包煎)福泽泻9克  
    滑石末18克   川通草1.5克
    另用蟋蟀干三只,血珀3克,真麝香0.09克,研匀吞服。
    10月14日三诊:服上方后,意识较清楚,颜面浮肿消退,有尿意但仍难排出,导尿得170毫ml。昨日下午起,腹痛,下腹部肌肉紧张,无压痛及反跳痛,无移动性浊音,白细胞16650/m3,中性85%,血非蛋白氮134.4mg%,二氧化碳结合力32体积%。
    昨用开肺气,养胃阴佐以渗利之法,药入仍稍有呕逆,小溲仍未自解,呕吐时甚至有痰血之块,舌干绛,苔罩黄灰,唇色干裂,显属水毒化热,凌心犯胃,肺胃津液日渐干涸之象。脉来软弱,神识尚未清醒,昏糊欲脱亦意中事。症情险恶,殊难挽救,姑再宣肺气,养胃阴,以冀肺气得以下降,肾气亦有通利之机,未知能否获效。
    西洋参12克  麦门冬9克   鲜石斛18克姜川连1.5克   
    姜竹茹6克  枇杷叶四片(包煎)鲜芦根60克(去节) 
    石菖蒲3克(后下)广郁金6克  肥知母6克   福泽泻9克
    车前子12克(包煎) 
    服上方后翌日,有尿532ml,黄红色,比重1.012,蛋白++++,红细胞满视野,白细胞0-2/高倍镜,管型未见。腹痛缓解,尿量逐渐增加,达2210ml/d。至10月19日下午起,血压上升至150/96mmHg,一度出现神情烦躁不安,两目凝视,唤之不应,手足瘈疭,且有癫痫样发作,每次一分钟左右,一日5-6次。血压升至180/110 mmHg。脉细数(120/分),医院予输液,注射硫酸镁,口服金霉素。躁动时注射安眠妥纳等,但入睡约1小时即醒,醒后烦躁依然。于10月28日第四次会诊:
    肾炎,尿毒症,经服开肺气、养胃阴法,小溲已通利,继而腹胀,神志模糊,是浊气上攻所致,给以开窃养阴利湿之剂,诸恙悉解。迩来卒然抽风,两手瘈疭,牙关不利,神志不清,时而发狂,自哭不已,舌干无津,脉象细数,小便一日300ml,大便秘结,津液偏渗,阴伤阳亢,肝风内动,筋脉失养使然。拟法救阴熄风,镇摄虚阳。
    西洋参12克(另煎汤冲入水药内,并另煎代茶服)
    大麦冬9克    真阿胶12克(烊化冲入) 
    鸡子黄一个(冲入)    羚羊角1.2克(磨汁冲入)
    嫩钩藤12克  大生地24克  青龙齿24克(先煎)
    左牡蛎24克(先煎)  上血珀粉0.9克(吞下)鲍鱼干15克
    10月29日五诊:昨进参麦阿胶鸡子黄汤,幸能顺利服下,神志转清,手足舞动已平,半日内小便有1400ml,大便经灌肠后亦已通,能进食少许,体温正常,时或自悲,或噫气,左脉沉软数(右脉因注射葡萄糖故未切),舌红尖干少津。虚阳未平,气阴大伤。再拟补肾阴,生津益气继进。
    西洋参9克  大麦冬9克  大生地18克五味子3克 
    大白芍9克黑料豆12克制黄精6克  广郁金6克 
    炙远志4.5克陈橘皮3克  合欢皮、花各12克
    服上方后,二便通调,能进稀粥,以后转入调理培本养阴之治法,病情日趋佳境。10月31日尿检:蛋白(±),红细胞偶见,白细胞0-2/高倍镜,血非蛋白氮67.2mg%,二氧化碳结合力71.9体积%。至11月18日症状完全消失,体力日趋恢复,尿常规检查完全正常,血化学检验亦正常,酚红排泄试验62.5%/(二小时)。1959年1月3日出院。出院时西医诊断:(1)急性肾小球肾炎,(2)尿毒症,(3)过敏性紫癜。
     (说明:服第一、二、三次会诊方的同时,曾配合针灸治疗)。 〔按〕本例为中西医结合抢救成功的病例。抢救大致可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西医诊断为急性肾炎,肾功能衰竭,无尿四昼夜以上而形成尿毒症。中医认证为肺肾热结,不能生水,以致小便不通,浊气上逆。故治以清心宣肺以开上焦,清养胃阴以滋水液。一剂未知者,是病重而药力未达病所,况已三焦气化不利而无尿,亦非一剂所能愈。
    三诊方中加入大剂养阴清肺益肾之品,如是上焦既宣,肾能气化,水液得以下行入膀胱,故小便遂自利矣。
    第二阶段:西医认为,因尿毒症未根本缓解,血压又高,以致出现躁动不安、意识不清等神经系统症状。中医认为,由于水毒上攻,阴虚风动,筋脉失养,故致狂躁瘈疭。经用镇静、降压等西药处理,未能获效,病渐加重。当时诊得两脉细数,舌干无津。此缘病经多日,肺燥不能生水,阴津消耗,经投养阴开肺,清润通阳之剂,小便自利,尿量持续增加。但阴液虚损于下未复,虚阳浮越,肝风随动,此际如不及时救阴熄风,镇摄虚阳,则阴液势将涸竭,阴阳便可能由此而离决。方用西洋参、麦冬、生地、阿胶、鸡子黄养阴滋液;羚羊、勾藤、龙齿、牡蛎熄风镇肝;鲍鱼咸温润燥,滋而不腻;血珀通阳泄浊,宁心安神,且能引药下达入内,故获效甚捷。
 
 
                                 疑难病中医治疗丛书
《肾功能衰竭中医治疗》
主编:王钢

更多>>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