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肾脏疾病 > 肾功能衰竭 > 慢性肾功能不全 > 验案举例 >
验案举例

病案六 邹云翔治疗 慢性肾功能衰竭 多脏腑阴阳

来源:南京博大 时间:2014-11-12 14:44 点击: 次

病案六    邹云翔治疗  慢性肾功能衰竭
多脏腑阴阳气血虚损证(2)
    王×,女,44岁,干部,1970年2月14日初诊。
患者于1966年起罹有浮肿,并觉头昏,视力模糊,未被重视。延至1969年初,又患尿频尿急,半年内反复发作,使病情加重,觉混身乏力,呕恶少食,头昏头晕,面目、四肢浮肿。至1969年6月29日住入某医院诊治。经检查,血非蛋白氮246mg%,二氧化碳结全力30.3体积%,血清钾13mg%,血清钠325mg%,氯化物400mg%。血常规检查:红细胞186万/mm3,血红蛋白6.5g%,白细胞6500/mm3,中性粒细胞69%,嗜酸性粒细胞3%,淋巴细胞28%。尿稀释浓缩试验示肾功能很差。中段尿培养有大肠杆菌生长。酚红排泄试验为零。诊断为尿毒症。经中西医结合治疗,未能获效,病情危重,遂请邹老予通讯治疗。邹老感其情意弥笃,勉予一方,药后较合,病情略有缓解,并于1970年2月14日专程由武汉来宁请邹老诊治。
治疗经过:来诊时头晕呕恶,精神萎靡,体倦无力,腰痛腿软,经闭已一年,苔白质淡,脉象细弦,面色萎黄兼灰滞,皮肤与指甲白而无华,发白,皮肤干燥失润,瞳孔圆形等大,对光反应良好,眼科检查为高血压眼底。已摄肾区平片,未见阳性结石影及其他异常。查心电图为窦性心律不齐。测血压130/90mmHg,酚红排泄试验前后已查四次皆为零。血非蛋白氮75mg%,二氧化碳结合力29.4体积%。尿检:蛋白少许,脓细胞少许。放射性同位素检查,报告两则肾功能曲线低平,基本为无功能型。邹老认为患者系肾劳重症,阴阳气血皆已
虚极,五脏六腑尤以脾肾功能衰败为甚。脾不能输精,肾不能作强,水、痰、瘀、毒稽留,蓄积成患。病本属虚,治当补益。然用补剂,须藉胃气敷布,故治以顾护胃气为先,暂从健脾和胃,益气助运为主,兼以补肾和络。俾得脾气健旺,肾气自充。
炒潞党24克  枸杞子15克  炒当归8克炒白芍12克  
炒川连2.4克  肉桂粉1.8克(冲入)麦门冬12克 
炒川断肉12克   新会皮9克炒玉竹9克  紫河车3克 
焦苡米9克小红枣五个(切开)  益母膏半匙(冲入)
2月17日住入某医院,继服邹老中药为主治疗,病房给予化验检查,并对症处理。
上方服五剂后,仍不时泛恶。踵上法予以平胃和降之品。
旋复花6克(包煎)   煅赭石9克   法半夏6克炒陈皮6  
炒潞党15克  枸杞子12克石打穿18克   炒当归9克  
炒白芍9克炒川连2.4克   肉桂粉1.8克(冲入)
北沙参9克  益母膏半匙(冲入)
又方:炒陈皮3克  炒苡米3克  炒玉竹3克  代茶饮。
三剂后,泛恶减轻,腰酸,肝区疼痛。复查血非蛋白氮72mg%,二氧化碳结合力38.1体积%,血压偏高,脉细,苔白舌淡。续进健脾和胃,补肾平肝方,药后呕恶止,胃纳增,自觉症状减轻。复查酚红排泄试验升至3.5%。至3月下旬,血非蛋白氮下降至46.5mg%,4月胃气渐振,日进六至七两,病有好转。从健脾补肾,滋阴助阳,并佐活血化瘀之品调治其本。
潞党参18克  枸杞子12克  炒当归12克法半夏9克  
炒陈皮9克  炒桃仁45克(杵)杜红花9克 
活磁石12克(先煎)  骨碎补9克制狗脊12克 
肉桂粉1.2克(冲入)炒川连1.8克   真阿胶3克(烊化冲入)   5月29日复查血非蛋白氮为30mg%,二氧化碳结合力为36.1体积%。4月、7月复查酚红排泄试验均为2.5%。8月出院。住院期间对症处理中曾用过维生素B1,维生素C;纠正酸中毒用过苏打片;关节疼痛用过索密痛;贫血体虚用过肝精、力勃隆等。出院后专服上方中药。
1970年9月4日出现浮肿,尤以下肢为甚,用补气利尿,健脾渗湿,益肾和络方治疗。
生黄芪24克  防风、己各3克  西当归9克大白芍9克 
单桃仁9克   杜红花9克云茯苓18克  川断肉12克 
法半夏6克   新会皮6克  漏芦4.5克
10天后肿消。
1970年8月至1975年冬,患者来邹老处门诊,情绪乐观,诉说日饵中药,从不间断,病情一直较稳定。在亲戚家能搞些轻微家务劳动。1972年春,能爬山登高数百级。这阶段的治疗大法是,补益脾肾,活血化瘀,气血阴阳并调。
绵黄芪15克  潞党参12克  全当归9克枸杞子15克 
小川芎4.5克  杜红花9克怀牛膝9克  炒杜仲9克 
骨碎补9克十大功劳叶15克   云茯苓12克  
川石斛12克制首乌12克    真阿胶3克(烊化冲入)
咽痛酌加玉蝴蝶3g,玉桔梗6 g,北沙参15 g,胖大海三个;骨骼疼痛、牙痛酌加磁石30 g ,补骨脂9 g,骨碎补9 g;便干酌加淡苁蓉9 g,琐阳9 g,黑芝麻12 g,肥玉竹9 g;冬季酌加紫河车3 g,鹿角片15g,冬虫夏草6 g,有时加入参须。
冬季入九后,以上方加减,10倍量,并加入人参粉30-60 g,制成膏滋,每日二次,每次一匙,开水冲服。
1975年冬返里后,信札往来,通讯治疗基本同上,病情一直稳定,能下床活动,搞些摘菜等轻微家务劳动。多年背部无汗,而于1976年夏季得到恢复,饮食日进四-五两。1976年9月,症情出现反复,恶心呕吐不欲食,查血非蛋白氮104mg%,二氧化碳结合力31体积%,输液一次,仍坚持服用中药而渐平稳。
1976年10月18日来宁住某院,行左眼白内障囊内摘除术,术中顺利。术后查血非蛋白氮55mg%,出现尿少,仍服邹老中药,西药使用速尿,症情改善。术后一周拆球结膜缝线,眼科情况尚好,于11月2日输新鲜血200ml,11月4日出院后,继续服用阴阳气血,肺脾肾肝并调之复方。
炙黄芪30克  潞党参15克  连皮苓30克
生、炒苡米30克(先煎)枸杞子12克  杭菊花45克(后下
活磁石30克(先煎)法半夏6克  新会皮6克  南沙参12克
姜竹茹9克  炒山药9克   冬瓜仁9克香谷芽15克 
淫羊藿30克  西当归9克杭白芍12克补骨脂9克  骨碎补9克  药后一般情况好,11月中旬查血非蛋白氮42mg%,二氧化碳结合力29.1体积%。11月下旬返里,在家能看看电视,干轻微活。1977年6月复查,红细胞160万/m3,血色素4g%,血非蛋白氮75mg%,二氧化碳结合力33.5体积%,尿检蛋白(+)同年11月来宁复诊,查红细胞156万/m3,血色素3.6g%,血非蛋白氮69.3mg%,二氧化碳结合力20.2体积%。邹老仍给原方调理,西医予小剂量输新鲜血二次,当即返里。据其亲戚云,1978年初,因洗澡受凉,外感高烧神燥,在当地用镇静剂后未再醒来。
〔按〕患者原系隐匿性肾炎,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肾虚之体,继后复罹肾盂肾炎,又失治,以致病情日益加重,肾脏功能急剧下降,阴阳气血并损,五脏六腑功能严重衰退,西医诊断为尿毒症晚期,邹老认为属于肾劳范畴。本例血非蛋白氮高至240mg以上,酚红排泄试验多次为零,放射性同位素示两肾基本无功能的晚期尿毒症,何以能存活八年之久,我们的体会是:
一、重视调理脾胃。邹老经常对我们说:百病以胃气为本,因为脾胃为后天之本,生化之源。脾胃之强弱,关系肾脏功能之盛衰。古人说“得谷者昌”,盖能多进饮食,自能化生气血精微,虽有邪毒,莫之能害。且治病必资药力,而载药力者,非胃气不行,是以百病以胃气为本。本例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紧紧抓住调理脾胃,使中土健旺,肾气充沛,此为存活八年的重要因素之一。
二、治病必求于本。邹老尝根据《内经》说“治病必求于本,本者,致病之由也。张景岳说:“凡治病者,在必求于本,或本于阴,或本于阳,求得其本,然后可以施治”,“未有不明阴阳而能知疾病者。”肾为水火之脏,五脏六腑之精藏于此,气化于此,精即阴中之水也,气即阴中之火也,故肾之水火,为诸脏腑之化源。明·虞搏《医学正传》说:“肾元盛则寿延,肾元衰则寿夭”,本例肾劳重病,肾之元阴元阳两衰是病之原,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邹老着眼于整体,强调调摄其阴阳,使其阴阳保持相对之平衡。邹老还根据《内经》“阴平阳秘”,可以髓满骨坚,方中应用填髓坚骨之品,使病者得以维持下去。说明救得一分元阳,长一分真阴,生命即可延续,正如程杏轩《医述》中引《道经》所说:“分阴未尽,则不仙,分阳未尽,则不死。”此为存活八年的重要因素之二。
三、强调摄生保健。邹老在临床实践中,极为重视摄生保健,要求病者三分吃药,七分调理。首先是做好病者的思想工作,正确对待疾病,强调“内因”在治疗中的作用,认为“静则神藏,躁则消亡”(《内经·师傅篇》),“肾在志为恐,恐伤肾”(《内经·阴阳应象大论》)。该患者觉悟较高,在文革中受难深重。与疾病斗志顽强不懈,家庭和谐,积极配合,坚信中医,为长期中医药治疗创造了极好的条件。其次是要求在饮食方面积极配合,认为《潜斋医学丛书·言医》所说的“长年病与老年病人,主要在保全胃气,保全胃气在食不在药”是很有道理的。病者能遵照邹老提出的食养疗法的要求,尽量进食对治疗疾病有益的食物。第三,根据《内经·宣明五气篇》“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之训,积极鼓励病者在体力允许的前提下,稍微活动或做些轻微劳动,以促进体内新陈代谢,此为存活八年的重要因素之三。   
在治疗过程中,患者之非蛋白氮曾下降至接近正常,酚红排泄试验和二氧化碳结合力皆曾有所上升,自觉症状改善,说明通过中医整体的辨证施治,被损害之肾功能不是一点不可逆转的,尿毒症是可以延缓发展,可以趋向稳定而延长寿命的。本例如果没有1978年冬洗澡后的感染高烧,或感染后能得到正确的辨证治疗,还会存活得更长的时间,也未可知。
 
 
 
疑难病中医治疗丛书
《肾功能衰竭中医治疗》
主编:王钢

更多>>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