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肾脏疾病 > 肾功能衰竭 > 慢性肾功能不全 > 验案举例 >
验案举例

邹燕琴慢性肾功能衰竭典型病案(五)

来源:未知 作者:njboda 时间:2014-11-12 14:43

    戴某  女  55岁      初诊日期:2007年5月22日

    患者于本月16日因咳嗽不止,在当地医院挂水治疗,后觉脘胀、头痛不适,在门诊查尿常规:蛋白+++,肾功能:Scr400多。次日在当地住院治疗。入院后测血压200/100mmHg,查尿常规:白细胞2+,蛋白+++,白细胞计数1001.6/ul,细菌计数10093/ul。血常规:RBC3.26×1012/L,Hb102g/L。生化:BUN19.7mmol/L,Scr573.8µmol/L,

P1.61mmol/L,CO2-CP19.7mmol/L。B超示双肾皮髓质分界不清。住院期间服用速力菲、苏打、降压药,静脉滴注阿魏酸钠等。患者已失去求治信心。2007年5月21日患者家属至邹老处求诊,讲述病情,患者现无尿,脘胀,恶心、呕吐、呕吐物均为白沫,口中有异味,口干、纳差,寐差,入院后排便一次,昨晚排便2次。今测血压150/90mmHg。诊断为中医:肾劳,西医:慢性肾功能不全。因未见患者,未望、闻、问、切,难以开中药处方,暂拟成药处理。予尿毒清、邹老肾衰丸、苏打片,嘱控制好血压,注意酸中毒情况及电解质紊乱情况。

    初诊:2007年5月22日,患者经家属劝说来宁治疗。诉脘胀,呕吐,纳差,两胁下发胀,头痛,寐差,难以入睡,小便量少,大便不调,色黑,日解3~5次,质稀。舌质淡红,苔黄薄腻,脉细略弦。血压136/68mmHg。辨证:脾肾气虚,湿浊内蕴,胃气上逆。治法:健脾和胃,益肾泄浊。处方:

太子参20g    生黄芪20g    制苍术10g      姜半夏6g

陈  皮10g    姜竹茹10g    谷、麦芽20g   枳  壳10g

佛手片10g    川  断15g    枸杞子20g      制  军3g

生牡蛎40g    积雪草20g    土茯苓20g      制僵蚕10g

茯苓皮40g    蝉  衣6g     车前子30g     泽兰、泻15g

茅、芦根20g

    二诊:2007年6月4日。肾功能:BUN13mmol/L,Scr降至139.3µmol/L,血压140/80mmHg。主诉:口中有异味,苦涩,疲劳乏力,时有头痛,无恶心、呕吐,纳可,寐欠安,小便量可,大便日行2次,偶3次,色黑。西医给药硫糖铝、倍他乐克、吗叮啉。上方加炒山药20g、首乌藤30g。嘱其复查血、尿常规。

2007年6月5日复查尿常规:隐血+,蛋白-,白细胞±,血常规:白细胞5.00×1010/L,Hb94g/L。

    三诊:2007年6月18日患者自行从连云港来宁复诊,笑容满面,信心百倍。肾功能,BUN8.22mmol/L,Scr98.8µmol/L,尿酸422.5µmol/L,血常规:WBC2.8×109/L,RBC2.85×1010/L,Hb93g/L。尿常规:白细胞2+,余(-)。患者精神较前大有好转,唯觉口苦,纳谷一般,脉细。舌质淡,苔黄腻,不浮肿。血压120/80mmHg。治宗原意,处方:

太子参20g    生黄芪30g     制苍、白术12g  藿、佩12g

法半夏6g     陈  皮10g     生苡米20g       茯苓皮20g

川  断15g    桑寄生10g     枸杞子20g       制  军6g

炒川连1.5g    生牡蛎40g     积雪草20g       土茯苓20g

车前子30g   茅、芦根20g   蒲公英20g       荔枝草20g

    追访至2008年2月,服药至07年下半年肾功能正常至今,血常规正常,尿检正常,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能坚持家务劳动及一般活动。

    按语:慢性肾功能不全是多种慢性肾脏疾病终末期出现的肾元衰惫、浊毒内蕴、虚实错杂的病症。在慢性肾功能不全的整个发病过程中,以消化道症状最为明显。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邹老认为脾胃的强弱,关系肾脏功能的盛衰,为病变进退之枢机。脾胃之功能正常,自能化生气血精微,虽有邪毒,莫之能害。且治病必资药力,而载药力者,非胃气不行,是以百病以胃气为本。邹老处方以补气健脾为要,俾脾胃之气充足,则生化有源,以后天脾胃充养先天之肾。脾气亏虚,则不能升清降浊,肾气衰惫,则开合失司,而致水湿、浊毒滞留体内。邹老常言湿浊不仅是慢性肾功能不全的主要病理产物,又是加重其病变的病理因素。临证之际应扶正祛邪并重。本例肾劳患者呕哕纳差,胃脘胀满,乃由肾气衰败,浊毒蕴于胃腑,致气逆不降;浊毒蕴于肠腑,气虚下陷,致大便溏泄。方中太子参、生黄芪补气健脾,使脾之运化正常则湿浊易消;制苍术、陈皮、半夏、竹茹之燥湿化浊;佐以谷、麦芽、枳壳、佛手更有助于醒脾健运。川断、枸杞益肾填精,精盈气旺而能泄浊。茯苓皮、车前子、泽兰、泽泻、茅根、芦根渗利泄浊,生牡蛎、积雪草、土茯苓解毒泄浊,制蚕、蝉衣祛风泄浊,制大黄通腑泄浊,可使湿浊外泄。全方调理脾胃,维护肾气,祛湿解毒泄浊,患者一诊即尿量增加,呕恶除,纳增神振,苔净,尿素氮,肌酐显著下降,病情相对稳定,追访至2008年2月份,病情未有反复。

 

                            摘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

                     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邹燕勤》

更多>>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