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慢性肾炎 肾小球肾炎
您现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 > 百年肾科世家的世纪绽放 >
百年肾科世家的世纪绽放

《现代快报》百年肾科世家的世纪绽放

来源:未知 作者:njboda 时间:2018-09-11 14:34

《现代快报》2012年11月19日B22版

百年肾科世家的世纪绽放

肾科风华三代人,让中医肾病学科传承发展

    在三甲医院林立的南京,南京博大肾科医院独树一帜。作为江苏省首家肾脏病专科医院,博大肾科很年轻,只有6年的历史;但它又是悠久的,因为在它背后,有一个已经传承了百年的中医肾科世家。博大肾科只是一家中等规模的二级专科医院,但博大的专家却很“大牌”。全国包括南京很多三甲医院的肾科主任,都是他们的学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门拨款为博大的专家成立了肾脏病工作室;甚至日本的医疗保险部门,也因为博大做到了日本医生没有做到的事情,而破例为一位患有慢性肾衰竭的日籍华人报销每次回中国的医药费。

 

邹云翔,邹燕琴、王钢三代人80年代于金陵饭店旋宫

 

学科背景:开创我国中医肾病学科的肾科世家       

    一进博大大厅,就可以看到一尊铜像,他就是创建了我国中医肾病学科的一代名医邹云翔先生。他也是江苏省中医院的创始院长之一、国家中央保健委员会中医组组长。

    南京博大肾科医院就是由邹云翔先生的学术继承人、也是他的女儿邹燕琴和他的外孙女婿王钢两位博士生导师创建的。

邹燕琴,全国名中医、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江苏省中医院副院长,现为全国中医肾病医疗中心学术带头人,卫生部“师带徒”名老中医。

    王钢,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肾病专家、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卫生部“优秀归国人员”、教育部“优秀博士学位获得者”。曾任江苏省中医院肾科主任、学科带头人12年。现为世界中医药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主席。

    一门三代,都是中医肾科的名医名家。这样的肾科世家,这样的学科背景,注定了博大肾科的高起点。

学科贡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成立全国名老中医邹燕琴肾病工作室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李振吉及江苏省政协主席陆军、南京市市长蒋宏坤
为一代名医、肾病宗师邹云翔铜像揭幕

 

    邹云翔、邹燕琴、王钢,三代人为我国中医肾病学科的奠基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1954年之前,我国中医还只分为外科和内科,没有肾科,更没有中医肾病学科。是邹云翔先生1954年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中医肾病研究小组,并在江苏省中医院建立了我国第一个中医肾病科,我国的中医肾病学科由此开创。

    “温肾活血法”是现代中医治肾的核心思想,就是邹云翔先生开创的;现在治肾常用药冬虫夏草和大黄也是邹云翔先生最早发现它们对于肾衰的独特疗效;是邹燕琴和王钢教授制定了慢性肾炎和慢性肾衰竭辨证分型的全国统一标准;还有治疗肾衰的中药外敷法、保留灌肠法等都是他们五十年代首创并逐步完善的。他们为我国培养了大批中医肾科人才,大部分都已是三甲医院肾科主任、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了,构成了我国中医肾科的中坚力量。

    为了更好地发展传承邹氏中医肾病学术思想,去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式拨款成立了全国名老中医邹燕琴肾病工作室。

治肾特色:辩证论治,中西贯通,取得临床高疗效

    身为我国中医肾病学宗师邹云翔先生的关门弟子,之后又在日本研修多年西医肾科的经历,使得王钢教授形成了以中医为主,辩证论治、西为中用的治疗风格。

    王钢教授介绍道,目前治疗肾病,还没有特效的西药。而中医的优势就在于,可以辨证论治,因人、因病、因症而治,随证调整中药处方。中医药擅长的保肾元、固肾精、温肾活血、清利湿热、排毒化瘀等;西医药擅长的降血压、降血糖、免疫制剂和激素等治疗,将它们融会贯通,各施所长,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中医药的长处和特色,取得最好的疗效。

    例如难治性小儿肾病综合征,迁延难治,且易反复发作,患儿家长苦恼不已。这时要逐个分析,有的是诊断不明,有的是西药用量不足,有的是激素依赖、无效,有的是西药副作用太大,有的是反复感染。诊断明确后,用中西医结合手段一个个地化解矛盾,很多是可以转难治为痊愈的。

    又如狼疮性肾炎,稳定阶段应以中医调理,改善机体的免疫状态;病情活动期,则采取激素+免疫抑制剂+中医辨证方。这套中西结合方案非常行之有效,现在每年王钢教授手上都有5—10例狼疮性尿毒症患者摆脱血透的病例。

两顽强女孩写下动人感谢信

    难治性肾病是在慢性肾病中,经西药治疗无效,最易发展成为慢性肾功能衰竭的一类严重肾脏病。王钢教授认为“用好”、“用足”中药和西药是治疗关键。

    湖南湘乡市18岁女中学生彭帅媚5年前患上难治性IgA肾病。2010年3月彭父在湖南书店发现了王钢教授的书,立刻带着帅媚来到南京。

    因为帅媚属于对激素治疗不敏感,副反应却很明显的难治性肾病人群。王钢教授先只用中药疏滞泄浊法,取《丹溪心法》越鞠丸加减,以疏其气血,泄其湿浊痰瘀。待其气血阴阳调整后,再上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两个月后,帅媚的指标正常了。出院时她写下一封“无比深情地感谢王钢教授伯伯”的感谢信:漫长的求医之路,父母为我操尽了心,费尽了力,我也不得不停学治病。三年来病没有好转,反而身心受到严重创伤,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来到博大……我的病情神奇般的迅速好转。各项指标都已正常,这个消息使我全家都感到无比欣慰。我将以王钢伯伯作为我终身学习的楷模,刻苦努力,勤奋拼搏,将来回报社会!”

    患有肾病综合征的23岁宿迁女孩王元元,今年3月因误信 “2个月包治”的虚假宣传,服用“神药”仅5天,肾功能急剧衰竭,肌酐高达516 umol/L。连续一周无尿,生命垂危,不得不每天一次血透治疗。

    因为穷困,家人一度无奈准备放弃。王钢教授带头发动博大医护人员为元元捐款,许多陌生的病友也伸出援手。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治疗,元元幸运地走出了鬼门关。不仅免于终生血透的命运,肾功能也恢复到正常,尿蛋白全部转阴。王元元在感谢信中写道:感谢所有的好心人们,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无辜到鬼门关走了一回的元元幸运地挽回了生命,

并幸运地完全恢复了肾功能,
免于终生血透中医药可控制和延缓肾衰发展

 

    慢性肾衰病人的高血压、肾性贫血等难题,随着新的降压药物、促红素等西药的应用,有了很大改观,但没能根本控制肾衰发展。王钢教授说如采用中医药以辨证为主,从肾论治,兼顾多脏,保肾元、固肾精,活血化瘀,泄浊解毒,通畅大小便,可以从根本上恢复肾功能,或延缓肾衰发展到尿毒症。

    王钢介绍道,血肌酐在700—800umol/L以下的肾衰,国内及国际西医肾病界尚无很好办法,目前治疗主要依靠中医药。尤其是对于血肌酐在200—400umol/L的中早期肾衰,我们已经有了比较大的把握控制或下降血肌酐,保护肾功能。

    “很多病人一听说自己被确诊为肾衰,就觉得这下完了”,王钢说不必灰心。经过三十多年的临床研究,我们现在采用中药保肾元辨证论治法、经皮渗入法、经直肠排毒法、经静脉滴注活血解毒法等多途径给药、中西医结合用药的系统疗法,对于早中期慢性肾衰已经收到了很好的疗效。肾功能得到有效恢复或者保持十年以上不进展的患者非常多。

    即便已进入尿毒症的患者,经过治疗,也有小部分患者的肾功能恢复,摆脱了血透;还有一部分患者的病程进展也得到了很长时间的延缓,即使进入血透也是安全的。
 

海外华侨在祖国找到了生机;日本医保破例报销中国医药费。

    日籍华人朱某,50岁,患慢性肾炎20年,慢性肾功能衰竭10年。10年日本医生就建议他血透了。他找到王钢时血肌酐已500 多。2个月后朱某血肌酐下降至300。之后6年朱某每2个月都定期从日本飞回中国复诊,多年来他的血肌酐稳定在206。日本医疗保险部门破例为朱某报销每次回中国的医药费。

    88岁的马来西亚华侨叶某,患慢性肾衰30年。50多岁他患病时血肌酐460,当地医生建议他尽早血透。叶某有自己的家族企业,经常需要出差,他拒绝了血透治疗。一次回中国,他找到了王钢教授。2个月后,叶某的水肿消失,肌酐下降至220。之后二十多年,叶某将身体健康摆在第一位,定期回国复诊,血肌酐始终稳定在200左右。当地医生每次看到他的肾功能报告,都对中国医学的博大精深惊叹不已。那家马来西亚医院甚至特地派送医生来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肾科。

三代肾科博导打造中国最好肾科名院

    南京博大肾科医院现为南京中医药大学教学医院、南京市肾病学重点学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肾病重点专科协作组成员单位、江苏省、南京市公费医疗及城镇职工、居民医保、江苏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专科医院。

    医院目前拥有病房床位90张,出院好转率达到90%以上;拥有血透机50台200名血透病人的血透中心,规模在全省名列前茅;已开展穿刺、造瘘手术数千例,包括很多别处做不了的、屡次失败的高难度手术。

    博大是一家典型的“专家型医院”。博大没有普通门诊,只有邹燕琴、王钢两名“大牌专家”的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门诊。所有住院病人的治疗方案,也都由两位专家亲自制定。

    邹云翔先生的宝贵学术思想;三代人近百年累积的临床经验;渊源深厚的中医肾科世家背景;中西融会贯通的治疗特色;代表了国内中医治肾的最高疗效水平,这就是博大肾科。“百年传承,肾科世家;中西合璧,博大精深。”

邹云翔教授在无闲斋为好友戈宝权
(著名翻译家,高尔基《海燕》的翻译者)看病,
侍诊的是王钢主任医师

 

    名医的影响力,高疗效的口碑,让病人不远千里地,从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奔它而来;让病人愿意为它“做广告“,自发地介绍病友“到博大看肾病”。病房没有床位了,住过道加床,也愿意。博大肾科,已成为我国中医治肾的标杆,成为许多肾脏病人在辗转各大三甲医院之后的最后一站希望。

    南京某教育公司总经理吴丹的母亲2006年被确诊一只肾脏已失去功能,另一只肾还剩少量肾单位,并被告知无好办法,2年后唯有换肾。吴丹放下事业,四处求医,可是每次检查肌酐仍然是上升,上升。一次吴丹在报纸上看到了邹燕琴教授的新闻,于是带着母亲来到博大。

    在后来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中,吴丹写道:“……一条新闻,拯救了我们全家。我们看到和感受了一个中医世家“救死扶伤”的传奇和中医的神奇。当我母亲第一次吃了邹教授的中药方,对比前后检查结果时,我们全家高呼万岁,激动地热泪盈眶。虽然只仅仅减了一个标准,但那天是过去一年中最阳光的一天,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降的喜悦。……后来我母亲的肌酐指标竟然恢复到正常范围的97。到目前为止我们已为苏北老家的亲朋好友10余患者推荐了博大,最终这些亲朋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母亲现在离那些专家说的二年时间还有两个多月,肌酐和其他重要指标均控制在稳定的较低水平。希望 ‘中医世家’的传奇沐浴人间,永泽新生和希望,让世人感受生命的快乐,亲情的无价!”

纪念邹琴教授执教从医55周年

更多>>百年传承 肾科世家